鹤球不哭,站起来撸!

*丧心病狂的共感梗
鹤球与婶婶感觉相通的一天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文力不足,求轻拍

一个破碎的我如何拯救一个破碎的你😂
丧病的本丸

后篇鹤球有糖吃http://13556091132.lofter.com/post/1de7ae56_bccc9fb

鹤丸国永觉得自己今天有点不对劲。
虽然和平时一样被自己帅醒,但身体却没有往常一般有活力,四肢也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而且小腹感觉沉甸甸的,为此马当番时还因为不小心睡着了而被没有审美的小云雀踹了一脚。
他有一股不详的预感。
嘛,反正都是活了上千年的人(?),有什么事是没见过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这样想着的鹤丸,放心的解开了裤链。(喂!)

婶婶也觉得今天怪怪的。
虽然昨天下午已经收到了狐之助的“最近这片区域灵压不稳,有可能会发生奇怪的事情”的温馨提醒,也有各本丸幼化性转等等等等的前车之鉴,尽管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但今早醒来什么也没有发生却更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不过说起今天早晨,明明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屁股被什么东西重重的顶了一下,但负责今天叫醒工作的长谷部却信誓旦旦发誓自己绝对没有碰到主殿任何不该碰的地方。
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啊。
都快奔三的人了,连逢年过节时七大姑八大姨安排的相亲流水链都能克服下来的女人还有什么可怕的,走一步看一步吧。
啊,说起来今天几号了,感觉那个好像快要来了呢。
这样想着的婶婶,放心的撩起了裙摆。(喂!)

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两个杯具的主角都奇妙的预感到了一些什么,然并卵。

“啊!!!!!!!!!!”一声惨叫划破本丸上空,惊起一群飞鸟。

正好经过厕所的萤丸和爱染以及隔壁厕坑的和泉守都是本丸有史以来最监介时刻的见证人。

“卧槽为什么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塞进了奇怪的地方啊!!!!!!”
“卧槽难道我真的长出了幻肢吗?!!!!!”

“喂喂女孩子不要说这么粗俗的话啊!!”
“萤什么是幻肢”
“爱染别听那不是好孩子应该知道的奇怪东西”

一刻钟后。
面色苍白的鹤丸和婶婶相对而坐,相视无语。
“所以说这件事就我们两个知道好了。”婶婶痛心疾首的率先打破沉默。
“嗯。”
“下午的马当番换成长谷部吧。”
“嗯。”
“还有…最近几天都会这样,你就不用去远征了。”
“嗯。”
“呃…这是我叫烛台切煮的红糖姜茶,你喝点吧。”
“嗯。”
“那个……鹤啊,你别难过了。”
“……”
“生活中需要多一些惊吓不是吗?”
“……”
“主殿您快别说了鹤丸殿下都快哭了啊!!”
“太可怕了幸好不是兼桑遇到这种事”
“这真是太不风雅了”
“吓得我酒都快醒了”
“这么说痛经丸可以不用马当番了吗”
“阿尼甲是鹤丸不是痛经丸啊!!”
“如果是主命的话就算是痛经我也——”
“啊啊啊长谷部殿下您怎么也跟着乱说啊!!”
“真品即使痛经也不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一期尼什么是幻肢?”
“那种东西好孩子不需要知道!!”
“哈哈哈,人也好'哔—'也好,大点总是更好的”
“哎…总觉得我以前也是很大的呢”
“鹤丸殿下需要我去复仇吗”
“要学会和谐相处”
“不想和你们搞好关系”
“…俱利酱你口是心非”
“感觉好像离俗世更近了一些呢…”
“污秽去除”
“三日月殿在说什么啦!!为什么还会有消音啊!!你们歪楼都歪到哪里去了鹤丸殿下会哭的啊!!!!”
“那个…膝丸啊……”
“是?”
“鹤丸他…在你大喊痛经丸的时候就已经哭着跑出去了呢……”
“……”
今天的阿尼甲也在绝赞坑弟中(大拇指)

【后续】
偷听被婶婶罚跪反省了一个下午后的刀男们纷纷向身心都受到了严重伤害的鹤丸送上了自己的关怀。
“痛经丸殿下这是我从神殿那为你求来的病痛去除符”
“痛酱这是我和光忠为你熬的红豆汤”
“痛丸殿下听说马粪可以治痛经哦”
“哈哈哈痛球我们帮你铺了床哦”
“别难过啊痛子,主殿也是这么熬过来的”

评论 ( 18 )
热度 ( 224 )

© 寡人今年五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