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球不哭,站起来撸!(续)

前篇请走 http://13556091132.lofter.com/post/1de7ae56_bcc45fe
鹤丸国永👉🏻婶婶(👈🏻髭切)
第一次在lof上发梗就拿鹤球开涮,感觉有点小内疚,这篇单独给鹤球发个糖
鹤宝宝妈妈爱你😘
鹤球不哭站起来撸的后篇
两个感官互通的笨蛋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文力不足,还请见谅😂


当夜。
婶婶忽然被一股尿意憋醒。
这尿意十分突然而又来势汹涌,使得本想继续赖在被窝里挺尸的婶婶不得不任命地穿上睡袍爬出被窝,屁滚尿流地向寝室外间的厕所里冲。
拉开门的瞬间,看到的是睡在屏风外的近侍站着将手伸进睡袍里的姿势。
由于下午的棉条事件,婶婶出于愧疚决定让和自己一样遭受着大姨妈折磨的鹤球作为今天的近侍,并破例让他睡进了寝室外间。
“难道…”
“莫非…”
两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熊熊燃烧的战火。
“不行了再不让我上厕所我就要狗带了!”电光火石之间婶婶快速反应过来后带着千钧之势就往向厕所里冲。
“等等我保证比你快还是让我来!”鹤丸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往后一拖,顿时逆转上风。
“喂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有怜香惜玉的品德啊!还是让我先吧!”婶婶一个直拳就招呼上去,眼看就要冲到门口。
“明明是身为本丸第二看板郎的我更需要被怜惜吧!在说今天下午我被他们欺负时你在干嘛呢!”鹤丸抄起枕头挡住,然后眼疾手快的把婶婶壁咚在了厕所门边。
两相凝视,气氛有些微妙。
“…喂,靠的太近了吧,”婶婶抬起头盯着近在眼前的眼眸,灿烂的金色在夜色里闪闪发亮,“你这样会让我误会你对我有意思的啊。”
“…咳,”鹤丸有些不好意思的握拳抵唇,“要不是你先——”
“哈哈哈中计了!!”趁着对方松开一只手的空档,婶婶毫不客气地送上膝盖——
“喂!!等、!!!”
“嘶!!!!!!”痛呼后两个人同时扑街。
“靠…”鹤丸毫无形象的捂着裆部弯着腰抽气,“这个姿势觉得更急了啊混蛋……”
“对、对不起,情急之下就给忘了……”愧疚Max的婶婶也捂着幻肢(?)小声的道歉,“我以后都……靠!!鹤丸国永你给我死出来啊啊啊啊!!!!”
“兵不厌诈啊主殿!”鹤丸反手将厕所门锁住,畅快的水声从门内传出,“唔,这种一边畅快又一边憋的难受的感觉很神奇啊,还真是吓到我了。”
同样一边畅快而一边又憋得难受还要抵抗幻肢的畅快免得憋不住的婶婶气急败坏:“废话少说!!拉完赶紧出来啦!!!!!”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婶婶气鼓鼓的从厕所里出来,气鼓鼓将陪笑卖乖的近侍推到屏风之外的一米远后,气鼓鼓的钻回被窝。
“哼!!!!!!!”
屏风外的鹤丸国永无奈的对着天花板笑,原来连生气时也这么可爱,这还真是,吓到我了呢。
然而婶婶的怒火并未结束。
第二天早晨。
“凑牛氓!!!!!”
鹤丸国永刚醒就被飞来的枕头砸的有点蒙逼,唔,好香,有一股主殿的味道。
“一大早的你干嘛啊?”鹤丸愣了一会,在意识过来自己没出息的暗爽后,反手拉下盖在脸上没底气的嚷道。
“你自己往下看!”
“咳,这个是男人的正常反应,怎么能怪别人流氓,再说你自己昨天也幻肢幻肢的叫的很大声好吗!”鹤丸虚张声势的反驳,确实平常如果婶婶看到这种事情大概也只会淡定的说一声自行解决,但现在两个人不仅独处在同一个房间里还感官互通,就算平时装的再怎么懂的样子,说到底婶婶也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罢了。
感觉到自己确实有点过分的婶婶低下头,气势也弱了不少,“呃,好吧,那现在怎么办?”
“一般来说我都是放着不管的。”
“可是很难受…”小声。
“难受也没办法啊,难道要我去厕所解决吗?”理直气壮。
“当然不要!”
“那不就是咯。”
“喂!!!!!!”婶婶气得跳脚。
然而不知什么原因今天早上的小鹤丸精神过头,放着不管的后果就是由于错过早饭两人只能到厨房自己开小灶。
婶婶以雷霆万钧的坐下后就以一种超快的速度解决起了自己的早饭。
“慢点吃啦你。”
“……”不理不睬。
“小心等一下胃痛。”
“疼死你!!”然而速度却悄悄的慢了下来。
“……”
“等等主殿,”在两人都吃完准备离开时,烛台切体贴的递过一碗中药,“把这个喝了吧。”
“主殿体寒,最近应该喝点补的东西。”看到婶婶紧皱的眉头后烛台切笑道,“我保证不会太苦,再说喝了之后接下来几天就能好受很多。”
婶婶叹了口气转过身打算接过大口干掉。
然而一只带着黑色皮质手套的手却从中插入,接过药碗后一饮而尽。
“难道他们俩的感官互通还没结束吗?”by偷看的博多
“对哦现在给鹤丸殿下喝的话不就相当于给主殿喝了嘛!”by偷看的乱
“鹤丸殿下好厉害!”by偷看的五虎退
婶婶惊讶的看着被苦得连连吐舌的鹤丸,早上起来的闷气消失殆尽,“鹤球你是笨蛋吗?我们两个感官互通的话你喝了我还是能感觉到的啊。”
想要装逼然而失败还被婶婶嘲笑了一番的鹤球:“……”
“好啦我吃了你最喜欢的玫瑰馅饼,怎么样,感觉好点了吗?”
“……嗯。”
“那就好!我——哈啾!”
“…抱歉我好像闻到了一股胡椒味……”
“…闭嘴。”
苏苏的鹤球。

【后续】
“髭切殿下,您看到主殿和鹤丸殿下了吗?”
“啊啊,怎么了吗?”
“刚刚狐之助说灵压不稳会持续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每个人都有可能和主殿感官相通。这次和鹤丸殿下感官相通的时间很快就要结束了,下一个又不知道是谁,再不通知他俩的话又不知道会搞出什么事情啊!”
“啊咧,是这样啊”
“那您有看到他们吗?”
“诶多,好像忘记了呢……”

明明知道婶婶去向却故意隐瞒还趁机给别人取绰号的本丸第一心机boy阿尼甲实力围观√

鹤表示恶意围观的下场就是成为下一个被围观的对象√

评论 ( 14 )
热度 ( 156 )

© 寡人今年五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