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尼甲感觉今天一脸懵逼


心机boy阿尼甲围观不成反被围观的心酸故事√
本文全体都有病
*更加丧病的通感梗+动作协同梗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又污又黑 画面清奇得不忍直视
高三狗勿入勿入勿入!!!


髭切没有想到自己的报应会来的这么快。
昨天刚抱着煽风点火的心态全程围观了婶婶和鹤丸的棉条事件后,今天下午自己就成了被围观的那个。

杯具的展开是这样的:
彼时他正在和三日月探讨排兵布阵之道——
“让我看看,前辈就陪你练习吧。”
“虽然算我输也可以。”
本丸两个大(心)帅(机)比(boy)的巅峰较量自然引来不少粉丝(?)热烈观注,平日里鲜有人光顾的房间弥漫着一反常态的热闹气氛。然而不愧是本丸心机boy中的重量级人物,两人都属于肚里的黑泥可以淹死人的类型,尽管嘴上说得谦虚轻巧,给对方设起陷阱来却是毫不手软,一盘棋下了一个下午仍没分出胜负,除了少数几个真正在棋艺方面有较高造诣(以数珠丸为代表)的高手以及蜜汁嗨点(以歌仙为代表)的臭棋篓子以外,大部分原本兴致勃勃的刀男们都已经变得昏昏欲睡。

“三日月殿下,落子无悔哦~”
“哈哈哈——”
尽管对方是五花太刀,但一直养尊处优的三日月在实战的经验方面到底还是不如惯战的髭切,虽然只是小小一个手滑,但高手间的过招往往就在一念之差间,眼看着已经胜利在望——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自己执着白子的右手忽然不受控制的抖了一下,然后带着雷霆之势迅雷不及掩耳的向正襟危坐的膝丸脑袋瓜挥去!
沉浸在精彩棋局中的耿直欧豆豆没有一点点防备就被自己信任的阿尼甲给拍了个正着,在三日月满怀希冀的目光中一脑袋砸进棋盘中,完美的破坏了承载着自家兄长全部骄傲的风云战场。

“……”

😬←脸上的笑容还来不及收起的髭切
😵←从某种意义上说深陷棋局的膝丸
🤓←幸福来的如此措手不及的三日月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三日月微微以袖掩口,没什么诚意的表示遗憾:“哈哈哈,棋局被毁了,这可怎么办呢。”
然而祸不单行。
上一秒还在暗地里偷笑的三日月下一秒被突然暴起的髭切揪住前襟,然而天下五剑并非浪得虚名,在被揪住前襟的同时三日月也拽住了对方胸口处的流苏,这个动作如果在战场上也许还有机会与敌方一搏斗,但在这种场合却使得本就已经尴尬的场面变得更加尴尬。

纠缠过后,一阵重物倒地的声音。

被对方扯住前襟脸直接埋进不可言述部位的三日月:“……”
不知道为什么手突然就不听使唤自己动起来的髭切:“……”
过于震惊导致集体失声的一期/江雪/莺丸/歌仙:“……”
虽然没有睁眼但却被全程现场直播的数珠丸:“……诸行无常。”

刚抬起头就看到如此劲爆场面的膝丸却无法如数珠丸一般淡定:“啊啊啊啊阿尼甲你不要随随便便就对三日月殿下动手动脚啊!!!!”

膝丸的一声大喊立马引来无数围观,使得原本空旷的房间一下子就被本丸观光团挤得满满当当。

“……噢。”
“……衣冠禽兽。”
“……下流胚子。”
“……白日宣淫。”
“……不忍直视。”
“……”
“……”
一阵尴尬的沉默后,发现已经轮到自己的加州清光脑内一片空白,慌乱之下想起了自己在婶婶的武侠小说上看到的一句话:“……呃,那、那个,英雄宝刀未老。”
“老娘风华正茂。”瞪着死鱼眼的大和守安定迅速跟上。

没想到安定的一句吐槽引发了各种跟风,于是刀男们接下来都统一变成了这种画风——
“射人先射马,捉奸就捉双”
“英雄不问出路,流氓不看岁数”
“沉舟侧畔千帆过,孔雀开屏花样多”
“老夫聊发少年狂,耍个流氓睡得香”
“酒酣胸胆尚开张,我猜爷爷在上方”
“长江后浪推前浪,就是被压又何妨”
“夜半三更鬼敲门,问你敢跟不敢跟”
“子曰:三人行必会翻车。”
“钱到用时方恨少,跟就跟我赌五毛”
“后宫佳丽三千人,宝剑也得磨成针”
“柴门闻犬吠,乱君说的对”
“……”
“……”
“……吼丸。”
“是QAQ,兄长大人”
“下午放学后手合场等你哦😊”
“😱😱😱阿尼甲!!!”

与此同时,本丸的院子里。
“哈哈哈哈这狗逼日子终于结束啦!!!!!!”婶婶畅快淋漓的往右手边的树干拍了一掌。
“哦哦哦哦再也不用忍受下面被塞进奇怪物体的屈辱啦!!!!!”鹤丸欢呼道,也跟着扬眉吐气的锤了一拳。
“老头你在地图炮吗?怎么可以讽刺每个女性身上肩负着的神圣使命!再说你以为我没有体验到每天醒来时幻肢处那不可言说的尴尬吗?”婶婶一手揪住鹤丸的前襟,一手掀起自己的裙摆,迫使他不得不直视着自己的小腹,“直到刚才这里都还在痛啊!!还不都是因为你今天早上干的好事!!!”
“不过是每个男性都会有的正常反应而已干嘛要说的那么猥琐啊!比起这个下面被塞进奇怪东西才更加尴尬好不好!!再说明明是你自己弄的我到现在都还痛着啊!!!要怪就怪你自己一身怪力啊!!!”
“是吗!!既然你觉得尴尬有本事以后都不要用你腿间的奇怪东西去塞别人的下面啊!!!嫌我力气大你就自己解决啊!!!”
“真是太没有礼貌了!怎么可以说别人的骄傲是奇怪的东西!!何况你不也有爽到吗!!”
“呵呵我只感受到了和棉条一样软不啦叽的小可怜唷!!!!”
“呵呵只是小笼包的程度而已有什么资格嫌弃别人啊!!!!”

😂残忍的真相。

后来得知真相幸灾乐祸的鹤球: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绕过谁。(doge脸)
虽然没有睁眼却目睹了全程的数珠丸:髭切殿下,请直面自己走过的路😌

【后续】
当天晚上,髭切叫住了准备入寝的婶婶
“啊喏,有一个问题,想问主上很久了呢。”
“什么?”
“主上你每天都穿着那么厚的护甲,难得不觉得很热吗?”
“啊?”
“就是这个啦,为什么要垫那么多棉花呢?”髭切左手拿着不知从哪抽出半杯型衣物,好奇的捏了捏后凑近闻了闻,“诶多,好香,这个可以送给我吗?”
“……”

第二天带着一只熊猫眼却全天飘花的髭切和同样带着一只熊猫眼却黑着脸沉默不语的婶婶再次因为迟到而收到了整个本丸的注目礼。

“没想到髭切殿下体力这么好,下午战况那么激烈晚上还能够加夜班”
“呵呵”
“源氏重宝,器大活好”
“髭切殿下,男女通杀”
“阿尼甲终于上位成功了吗?呜呜呜呜我才没有喜极而泣”
“次郎殿下,说好的五毛呢?”
“我喝醉了头好晕听不清你在说什么”
“呵呵杂草切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嫉妒他人可不好哦,会变成鬼的……更加悠闲的生活吧,痛经丸殿下”

哈哈哈哈你们猜猜恶意围观煽风点火的群众都有哪些

感官互通:由于灵压不稳使得婶婶与某个刀男在某段时间内发生五感互通的现象,具体对象未知。
动作协同:婶婶与当天感官互通的刀剑发生动作一致的现象,当一方情绪起伏较大时会影响另一方与自己动作一致,每个刀男受影响的程度不同,阿尼甲倒霉算那种影响比较大的😂

抱歉刚才链接放错了 土下座😂

关于鹤球和婶婶的争执内容可以走前篇,鹤球与婶婶感官相通的苦逼早晨:

http://13556091132.lofter.com/post/1de7ae56_bcc45fe

这个是给鹤球发糖的下篇:

http://13556091132.lofter.com/post/1de7ae56_bccc9fb

评论 ( 18 )
热度 ( 167 )

© 寡人今年五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