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力滔滔组】当被婶婶拜托去买姨妈巾时1


锵锵~欢迎来到本系列中呼声最高的太刀组片场前半篇,阅读时请保持房间明亮,感谢支持(*/ω\*)!!!

摸鱼摸得太欢乐都忘了初衷,本篇婶婶的灵魂画作再次进入话题中心——
时间线上接好男友三人组,格式恢复原样,由源氏与三条组众男神倾情奉献的修罗场,带你领略颜艺的至高境界——

【源氏大佬组】

膝丸

“没想到这群刀平日里都一副可靠的样子关键时刻怎么都这么不给力……”婶婶表示很绝望,“总觉得自己下半身鲜血淋漓满得随时都要溢出呢…”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膝丸敲了敲婶婶办公室的门,“阿尼甲在您这吗?”
“QAQ差点忘了我的本丸里还有欧豆豆的存在啊!”
“……呃,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眼见事情有了转机,已经快要变成咸鱼的婶婶一个打挺凑到膝丸面前,双手合十,“拜托拜托,膝丸殿下能够帮我去现世一趟买点东西吗?”
“是,交给我吧。”尽管被猛然间拉近的距离而弄的有点不好意思,但已经习惯了婶婶一惊一乍样子的膝丸起码表面上看起来还是很镇定,“那么,主君大人是想买什么呢?”
“是这个哦,不过似乎长谷部君和光忠他们都不认识呢,有点伤脑筋呢……”
婶婶说着,掏出了大杀器。

“……”-_-b

(╯°□°)╯︵ ┻━┻如此清奇的画风能看得懂才有鬼啊!!!!

“那个……怎么了吗?”似乎是看出膝丸的脸色有异,婶婶小心翼翼的问到。
“那个…主君大人,怎么说呢,”膝丸努力的组织着语言以保护婶婶脆弱的玻璃心,“您这张画,似乎有点不够写实,长谷部他们不认识也是在所难免……”
“这么说膝丸殿下是知道了这个是什么了咯?”
∑(゚Д゚)糟糕没想到竟引火上身!!
“呃,我想…这大概是一种…”
“一种?” 
“呃,一种…”膝丸努力的在脑海中寻找自己所知道的能够靠的上边的东西,“…叫做'七度空间'的土特产吧?”
“啊啊啊啊啊我命令你你现在就给我圆润的远征去!!!!在找到叫做七度空间的土特产之前都不许回来!!!!”
“……”(T ε(#T ) 

膝丸是个耿直boy呢_(:з」∠)_

髭切

“啊啦,主殿你怎么了?”源氏宝重的另一只拉开婶婶办公室的大门,“哭哭丸是你又做了什么傻事惹主殿不开心了吗?”
“呜呜呜呜阿尼甲你看得出来这个东西是什么吗?”哭着再一次掏出杀器。

“……”0ω0

“主殿我刚才好像听您说想要欧豆豆帮忙去现世买什么东西,近侍的工作与不只是战斗,”髭切机智的转移话题,“不如让我来吧?”
“对哦,阿尼甲在本丸中也算是前辈呢。”
“那么,是去买什么呢?”
“就是画上的东西啊!”指。
“没什么大问题哦~”心机boy的谎话从来说得毫不心虚。
“那我就等着髭切殿下的好消息啦!”

须弥。
“我回来了哦,大致就是这种感觉。”
“喔喔不愧是兄长大人!这么快就买到了吗!!”激动的扑上前去。
笑着搂过婶婶的腰,从善如流的占便宜:“是呢,不过比起这个,店员倒是向我提供了另外一种好办法可以长时间解决主殿你每个月的烦恼呢,”然后低下头朝婶婶耳朵暧昧的吹了口气,眼神充满诱惑,“晚上来我房间就告诉你哦~”
被撩的春心荡漾的婶婶捂着耳朵抓起袋子就跑。
然而等婶婶拆开袋子却看到一堆套套之后——
“W(`皿`)W薄绿给我去把你哥叫来!!!!”

全程近距离目睹兄长撩妹的欧豆豆:
。・゜・(ノД`)・゜・。
得了便宜还卖乖的阿尼甲:♪~( ̄︶ ̄)ゞ

哎薄绿和你哥比起来你嫩的不是一点半点啊╮(╯▽╰)╭

【三条大佬组】

小狐丸


就在婶婶愤怒的掀桌时小狐丸出现了。
“ˊ_>ˋ主人?”
“(゚o゚;; 啊小狐你怎么在这?!”
“≧∇≦主人您忘了小狐的野性吗?是一路追着血腥味过来的!”嗅,“源头好像就在这里呢,主人您受伤了吗?”
“啊、啊,不、不对,不过好像也可以勉强这么说,总、总之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小狐不要担心啦!”并不是啊你的姨妈巾已经快要承载不住那血的代价了(快够
“主人是说那特殊的几天吗?”
“Σ(゚д゚lll)哎、你、你怎么知道——”
“☆〜(ゝ。∂)主人你是忘了小狐的野性吗?”
“呜呜呜其实是这样的我想找个人帮忙买一种叫做卫生巾的东西但是本丸的大家似乎都不知道呜呜呜呜呜……”
“原来只是这种事吗?就交给小狐去办吧!”
“真的吗QAQ”
“真的哦小狐以前味道过那种味道呢”
“(>人<;)那就拜、拜托你了!”
“但是主人你要乖乖的,而且等小狐回来后要帮忙梳理毛发哦!”
“(●°u°●) 」是的大王!好的大王!”

三日月宗近

然而狐球避免婶婶跑出去惹事却避免不了主动找上门来的不速之客。
“哦呀听小狐说主殿你受伤了啊?”三日月宗近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还有随之而来的脚步声。
“并没有这回事,三日月阁下您肯定是听错了。”听到声音的婶婶立刻起身按住门,毕竟对方可是本丸中的最需要警惕的两大实力老流氓之一,前面在另一个手里吃过一次亏的婶婶已经不由得开始紧张。

更、更何况是前两天她刚把这个人的脑袋按进阿尼甲的裤裆里啊!!!!婶婶苦逼的想。

“哦?是嘛,毕竟老人家年纪大了听力总会出点问题……”
“是嘛您知道就好——”松了一口气,按着门的手也放松了力道。
“……不过爷爷我倒可以向你保证即使年纪大了耳朵还是和从前一样好使呢,”然而不愧是实力派,从语气中就能听出对方放下了防备的三·心机boy·日月瞅准空档猛的一拉——


“!!!”惊炸毛。

“喂喂三毛你企图以下犯上吗?我警告你可别过来哦!”试图掏出杀器——

壁咚之,一把摁住。
“哎呀哎呀这可不行呢受伤了可就得好好治疗才对,老人家虽然不擅长照顾别人但是被照顾的经验还是很丰富的哦~”而且老人家也还没忘记您上回对他的脸做的事情呢呵呵。

“!!!”惊炸毛。
“哎呀哎呀这可不行呢受伤了可就得好好治疗才对,老人家虽然不擅长照顾别人但是被照顾的经验还是很丰富的哦~”而且老人家也还没忘记您上回对他的脸做的事情呢呵呵

“啊哈哈哈哈,靠近些过来……终于可以这样说一回了呢”

“妈蛋三毛你给我放手啦!”

“检查的话……姑且也勉强可以算是称作skinship的东西吧?”
“三明!明明!三日月!呜呜呜呜呜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叫你三毛了爷爷饶了我吧算我求你了TAT”
惨兮兮。
“哈哈哈…人类的身体果然和附丧神有很大不同呢……”毫不心软。
“……”

接下来的两天里婶婶患上了一种只要一听到哈哈哈就会反射性求饶的病。

提着东西回来后的狐球:ψ(`∇´)ψ
远征中的阿尼甲发来贺电:凸^ν^凸
爷爷的回复:<( ^ c^)y▂ξ

一切尽在不言中。

接下来插播一则寻人启事:

“papa呢?”
“还在路上。”

一个悲伤的故事。・°°・(ノ_<)・°°・。


后续

这次的修罗场的主角事后都收到了来自观众们的采访:

“膝丸殿下有人说您在本次修罗场中的糟糕表现让他不禁想起了上个片场中另一个表现糟糕的人呢!”

“你叫他再说一次”/“鹤丸下个片场结束后我们手和场见“(咦这是谁?

“阿尼甲听说事后爷爷收到了很多匿名寄去的刀片,请问是您干的吗?”

“啊喏忘记了呢”

“那么爷爷请问您后来究竟对婶婶的做了什么呢?”

“无可奉告哦~”

“小狐大家都很好奇婶婶的卫生巾是什么味道的呢,可以说说吗?”

“不可以,呵呵。”


嗯关于这个系列的所有文章宝宝们有什么疑问都可以在评论中提出,婶婶会将你们的问题一一代为转述(快住手这个人在骗评😂

下篇是球与非洲天王的巅峰对决😂(喂


丧心病狂的打刀与三枪组片场

人生赢家粟田口制服组与来派专场

本丸公认好男友三人组片场


以及撑起本系列的灵魂大作↓



评论 ( 13 )
热度 ( 281 )

© 寡人今年五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