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糖?跪下叫爸爸!

让你们见识一下寡人的玻璃渣功力!(不

本丸中的一期一振殿下由于在修罗场中误食了玻璃渣于是暗搓搓的偷渡到本系列中的其他片场中哭闹撒泼(同样误食玻璃渣的长谷部和膝丸:……),本爸爸在烦不胜烦之下把将系列中所有不慎误食了的宝宝们凑一块儿发了颗糖。

朕:“吃了这颗糖(狗粮)后就不许再胡闹了哦?”

关于一期殿下的吃鳖全程请走

http://13556091132.lofter.com/post/1de7ae56_bd5e6db

本篇讲述了温柔强势的一期一振吉光殿下跑到现世把弯婶强行掰直后拐跑顺便坏人姻缘的婚礼的故事(这个不重要关键在于文末神展开

食用提醒:

长谷部和膝丸实力抢镜√

阿尼甲和三明吃瓜围观√

婶婶不满于只活在“”里,要求爸爸给她来份独白√

没兴趣看婶婶一个人在那瞎逼逼的宝宝们可以直达第二个分割线下

准备好后go
—————————————————

华灯初上,觥筹交错。

她穿着只有伴娘才有资格穿的艳丽旗袍,美丽的眼睛注视着的某个身影,唇边挂着的笑容美丽而苍凉。

今晚她们终于成了彼此最亲密的人,但却都要看着对方与另一个人白头偕老。

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爱上她的呢?
也许早她十九岁那年,在那个人微笑着朝自己伸出援手说“你好,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好朋友了哦”时,自己就已经怦然心动了吧。

然而这份爱情却注定无疾而终。

不是没有勇气开口表白,而是这份感情根本不容于世。

如果在一起的代价是和她一起背叛世界,那她宁愿选择一个人孤独终老。

只要她幸福。

这样想着,她悄悄攥紧手中的一对耳坠,那是她从她那里收到的第一份生日礼物。

世界上最虐的事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在你身边,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她这样想着,笑出声的同时鼻尖却蓦然一酸。

“……主?”忽然,头顶上方传来一道清冽的嗓音。

她下意识的回头,措不及防的撞进一双流光溢彩的金色眼眸中,却在看清来人后见鬼一般叫出了声,“一期,你怎么来了?”

人群拥挤中,粟田口家的大少爷一期一振吉光站在她身后不远,清俊温和的眉眼在浩瀚的苍穹下越发雅致怡人。

“你愿意和我回家吗?”

刹那间,仿佛四周都安静了下来,正当眼前眼眸中渐渐泛起的涟漪之时,她才终于抬起头,腮边挂着一道清晰泪痕,笑容却灿烂如雨后初霁。

“……好。”

神明与日月同寿,幸而接下来她将会有一辈子的时间来补偿。

—————————————————

一期:(╯°□°)╯︵ ┻━┻妈蛋通篇就两句台词啊!!说好要给我和主殿吃糖呢?!!!

长谷部:(╯°Д°)╯︵ /(.□ . )得了你就偷笑吧我是那个连句台词都没有还抛弃主殿嫁给新欢的墙头草啊!!!


膝丸:(╯°Д°)╯︵ /(.□ . ) /(.□ . )你们都给我闭嘴啊我是那对墙头草送给主殿的耳环啊!!!!


墙头草的新欢髭切:……

艳丽的旗袍三日月:……

实力抢镜确实没说错吧😏

后续
朕:想吃糖?跪下叫爸爸。


一期:“ˊ_>ˋ爸爸。”
长谷部:“(>人<;)爸爸!!”
膝丸:“爸爸( ̄^ ̄)ゞ”
明石:“爸爸(☆_☆)”
清光:“……爸爸凸^-^凸”
被被:“(−_−#)爸…爸…”
虎哥:“=_=爸爸”
二姐:“爸爸(つД`)ノ”
日本号:“爸爸ಥ_ಥ”
御手杵:“爸爸ಥ_ಥ”
蜻蜓切:“爸爸ಥ_ಥ”
鹤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
m(__)mm(_ _)mm(. .)mm(__)m

m(_ _)mm(. .)m(旋转跳跃360度平沙落雁式土下座)

众:“……还没到你出场呢鹤丸这是你干嘛?”
鹤丸国永:“格老子的还不是因为我早知道凭那女人的尿性不虐我浑身就不舒畅啊!!!”

朕:“说的对鹤球,所以你再拜个一百遍也没有用的(高贵冷艳脸)”

鹤:“这个世界上最虐的事不是我爱你你却不知道,而是知道作者要虐你你却只能躺平任艹”

评论 ( 8 )
热度 ( 70 )

© 寡人今年五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