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本王来苏一苏阿尼甲

没啥剧情就是苏

有空就开嫖

凌晨3:48。

她脱下侍者统一的黑色薄纱裙,换上一件又一件套头毛衫,最后还裹上一件大衣,尽管如此在推开门时还是被夜里冷冽的风吹得打了个哆嗦。

这个点就连最勤劳工作的妓(和谐)女都已经闭门谢客,躲在厚厚的帐子里和当晚最后一个客人搂成一块儿呼呼大睡。巷子里唯一的光源是一盏锈迹斑斑的老油灯,昏暗的灯火明明灭灭,足下拉长的影子跟着变幻不定,如同一群张牙舞爪的厉鬼。

拐角隐隐有打斗声传来,坚硬的东西击中肉体的重响伴随着男人隐忍的闷哼。她小心翼翼的看过去,男人挥刀的残影留下一道优美的弧,在浓重的黑里映出一顶薄绿色的发。
“!!!!!”
有什么东西被大力掼在墙上后猛地破碎,清脆的裂响仿佛打开了某个恐怖的闸门,漫天黑气一下子席卷了阴冷狭小的空间,她动惮不得,只能惊恐地盯着那黑色的鬼影尖啸着朝自己扑来。

一切都发生在三秒之内。

第一秒。
一道凌厉的风从后方刮过,猛地掀起她一头长发,被遮挡的视线里只来得及瞥见一束金芒带着千钧万马之势向黑影冲去。
第二秒。
光芒破开森森鬼气,动作极快的变幻出许多股金色残影,黑影尚未发出惨叫,就被更快的动作打得溃不成军。
第三秒。
她终于手忙脚乱的拨开乱发,抬头看去,漫天黑影与鬼哭狼嚎悉数消失不见,夜色疏朗,月明星稀。

那不是你该看到的东西,她拢了拢破得绽开棉絮的大衣,勉强按捺住狂跳不止的心脏,正欲悄悄后退之际,脖子却抵上一抹冰凉,头顶上方吹来的灼热气息擦过耳后敏感的肌肤,激起一阵颤栗,“乖,不要动,刀剑无眼哦。”

“真是个听话的好孩子。现在举起你的手,慢慢地转过身来。”

她听话的举起双手,僵硬的一点一点转过身去。

金发妹妹头的付丧神冲她抛了个媚眼,捏住她的下颚,低头亲昵的蹭上她的额,与他甜甜的嗓音不同的是,泛着寒光的尖牙犹如捕猎的野兽,金色的瞳孔还流动着森森的杀气。

“窥探到了神的秘密,你以为自己逃得走吗?”

评论 ( 5 )
热度 ( 66 )

© 寡人今年五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