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是这笔糊涂帐的开始

节操尽碎三观尽毁

内涵丰富前方高能

ooc大大的有
第一人称
私设如山
全员智障


寡人要准备搞事了……

前文走
http://13556091132.lofter.com/post/1de7ae56_df5eb29

后文走

http://13556091132.lofter.com/post/1de7ae56_dfbe1c9

我叫王大锤,今年26岁,性别女,爱好男,无不良嗜好,目前迫切希望能够丢掉昨晚捡回家的的大龄制杖。

此时我正把自己反锁在公园厕所的小隔间里一个接一根的抽烟,思考着怎么甩掉昨晚捡回来的烫手山芋。

这个顶着耻度爆表的兔耳发箍正在厕所外探头探脑的大型制杖有一个十分龙傲天的设定。

他叫一期一振。

一期一振。
一期一振。
一期一振。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是的你没有看错就是那个道上鼎鼎大名的粟田口二当家一期一振吉光、那个传说中上的了厅堂下的了厨房斗得过小三哄得住丈母娘(?)能打能奶持久力也很不错(??)的男人不是同名。

啊啊啊为什么我这种连勇者小分队都进不去的战五渣能在新手村外捡到被夹了脑子的大魔王啊?!为什么大魔王这么闲的蛋疼要千里迢迢地跑来跟贫民窟的小流氓火拼啊?!为什么武力值Max的大魔王还会被小流氓打伤脑袋啊?!而且最关键的是为什么大魔王的脸长得好像喜羊羊啊啊啊!!!!

“库索!!!前面挡路的都给老子滚开啊啊啊——”

正当我蹲在马桶上思考怎么把这个烫手山芋给丢出去时,一个同样火急火燎的声音由远及近,初步估计时速可达40迈。
……
桥豆麻袋!!
为什么是由、远、及、近?!!

然而正在我觉得自己即将捕捉到了一点儿蛛丝马迹之际,面前那扇费了我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拴上的小破门已经被人猛的踹开,咣地一声反弹到墙壁上,彻底宣布报废。

“……”
“……”

弥漫的烟尘中,我缓缓地抬起头,头顶上提着半拉裤子白毛男明显已经完全掉线,与鼻尖面面相觑的家伙却悄悄地肃然起敬。

“卧槽啊我的眼睛要瞎了啊为什么男厕所里的马桶盖上会无缘无故蹲着一个不男不女的神经病啊!!”
“卧槽啊我的鼻子要烂了啊为什么女厕所的小隔间里会莫名其妙地闯进一个不阴不阳的露阴癖啊!”

众所周知,思考到一半被人强行打断是件极其令人不爽的事。

尤其当这个人还骂你是个不男不女的神经病时。

所以下一秒,我条件反射地暴起一拳挥了上去。

那人反应奇快,一手还提着裤子,另一手却已经裹住了我的拳头,一记漂亮的扫堂腿隔开了我所有攻势,腿下飞快地退行十来步,同时利用时间穿好了裤子(…),扎紧裤腰带后眼神一变,招式凌厉的冲上来,最后以一个旋臂压肘结束了这场单方面的武力压制。

前后时间不过20秒,还算上了提裤子的时间。(…)

然而,众所周知,近身格斗不仅容易带来更大的破坏力,也同样很容易激起某些雄性动物旺盛分泌的荷尔蒙。

我双手被反剪在背后,腿间挤进膝盖,两只手腕被一只手制住,另一只手探进我的衬衣,极其暧昧的沿着腰间蜿蜒而上,冰凉滑腻的触感透过肌肤传到大脑皮层,泛起阵阵鸡皮。直到腿间真的顶上个烙铁般的东西时我才开始后脑发麻:“喂喂喂喂来真的吗这位大兄弟你冷静一下咱俩有话好好说啊!”

那双手顿了顿,抽出衬衣,调转方向向下划过胸前,最后缓缓抽走了我放在口袋里的打火机。

一刻钟后,我和那个自称鹤丸国永的白毛小哥一起蹲在厕所门口聊天。

一刻钟前,白毛顺走了我的打火机后就干净利落的松开了桎梏,我逆着光眯眼打量了半天,终于看清楚他的样貌:白毛白皮肤白色风衣白色铅笔裤,露出来的手臂线条劲瘦有力,一双金色大眼睛流光溢彩,顾盼生辉。

哟,小伙长得还不赖嘛。

这位疑似有白化病的小帅哥抽出一包寿百年,点燃,然后丝毫没有心虚地把顺来的打火机放进口袋。

我恶狠狠地盯着白毛小哥此刻吞云吐雾的惬意表情,沉痛的开口:“我那上天入地独一无二只此一只绝无分号的限量版打火机啊。”

小哥伸出手,十分上道的递来他的那包寿百年:

“这是免税黑,我叫鹤丸国永。”

我把烟放进口袋,又摸出另一只打火机,点燃,然后笑眯眯地握了上去。


“王大锤。”

“你不是说刚刚那个是'上天入地独一无二只此一只绝无分号的限量版打火机'么?”

“哦,刚刚那是'上天入地独一无二只此一只绝无分号的限量版打火机'小一,这是小二。”

“……”

对于老烟枪们来说,没有什么恩怨是一支烟无法解决的,如果有,就一包。

此言深得我心。

就在此时,一股旋风般的黑影向我们袭来,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旁边的白毛小哥已经蹦开了好几米远,挥着不知从哪掏出来的武士刀架住了来人猛烈的攻击,兵刃相接迸出寒芒,来人顶着耻度爆表的兔耳发箍,面无表情的加大力道,双方较力间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吱声,然后下一秒白毛小哥就悲愤的朝天喷出了一大口血,演技浮夸的飞出了好几米远。

那人趁胜追击,招招阴狠而不留余地,最后毫不犹豫地踩上白毛小哥男性最脆弱的OO,一把脱下脚上的兔子拖鞋,啪啪啪地往白发小哥的脸上抽去!

“喂…等!!一期一振你给我住手啊!!”

听到我的声音,那个身影一顿,周身环绕着的龙傲天气息突兀的转换成了少女漫的鲜花和星星,一期一振不情不愿的放下拖鞋,缓缓转过头,冲我了天使般的纯良笑容。


“欧内酱别怕,坏人被我打跑啦。”

然后迈着小碎步哒哒哒地跑回来扑进了我的怀里。

我:“……”


被拖鞋抽了许多大耳光子的坏人wuli白毛·鹤丸国永:“……”

我叫王大锤,今年26岁,最近对这个世界产生了强烈的恶意……

未完待续


恭喜小伙伴助攻一号【鹤丸国永】上线!!!

白毛(阴郁):一期一振你不能仗着自己打击高就用拖鞋抽我的脸。

振哥(阴沉):鹤丸国永你别以为我没看见你趁机对人家毛手毛脚。

这剧情犹如脱肛的野马一路急转直下,老实说其实现在我很犹豫接下来该怎么走,不如把决定权交给小伙伴们,现在在场外待命的有:

1.准备用节操和振哥来一场修罗战的白毛小哥

2.全体原地待机时刻应援的粟田口大佬们

3.摩拳擦掌准备一上线就搞事的神秘助攻二号

4.准备用绳命捍卫主上贞操的三人小分队

5.表示“剧情很精彩便当很好吃”的观光团们


www祝大家新年快乐!!!

才不承认自己在骗留言啦~~


本来以为这篇奇怪的东西一两篇就能完结的但现在可能要写多几章了于是我索性专门弄了个tag,臭味相投的小伙伴们关注tag就可以啦www

评论 ( 16 )
热度 ( 95 )

© 寡人今年五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