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傲天绝不承认自己打不过一个娘炮

ooc大大的有

第一人称

私设如山

全员制杖(?)


那啥,本章…可能走煽情路线…



前文走

http://13556091132.lofter.com/post/1de7ae56_dfbe1c9

后文走

http://13556091132.lofter.com/post/1de7ae56_dfe48ea


我叫王大锤,女,今年26岁,珍爱生命,远离智障。

港真,最近我老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自从昨晚我手贱捡来疑似脑袋被门挤过的粟田口二当家一期一振后,各种各样奇怪的人就接二连三的在我面前刷脸。


从上午提着半拉裤子风风火火闯进女厕所的白毛小哥到下午穿着果体围裙在鬼鬼祟祟潜进别人家里的眼罩小哥以及明明长得凶巴巴却意外和小动物处得很好的傲娇黑皮小哥,这三个汉子的制杖程度一个赛一个让人叹为观止。

综上所述,我决定去寺庙祛祛邪。

于是我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不对,是左边牵着还在闹脾气的熊孩子一期一振,右边拉着据说拜倒在我“无与伦比的飞机头”下的眼罩兄贵,后面还跟着东张西望的白毛以及被白毛拉过来的黑皮小哥。

对了说到眼罩兄贵,如果不是我以死相逼,这货在看到一期一振头上耻度爆表的兔耳发箍时是打算套上那条粉色围裙出门的。

“凭什么他能戴发箍我就不能穿围裙啊?”

因为他是制杖啊!!!!!你特么身为一个身心健全的成年人好意思穿着这种情趣内衣似的围裙出门吗啊?啊?啊?!!!

我下意识的想怒吼出声,然而在想到身心健全时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刚才这货穿着果体围裙的在厨房里忙碌的样子。


于是我悻悻的闭上了嘴。

……心好累。

相比之下,还是初见时有点掉节操的家伙让人省心一点。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向白毛露出赞许的目光。

见我回头,这位疑似有多动症的小哥抛来一个媚眼,笑嘻嘻的冲我吹了声口哨。

然后被其余两人按在地上一顿暴打。


……算了就当老子刚才都在放屁吧。

“喂喂这是要来真的吗”白毛被打得形象全无,一边东躲西藏一边嗷嗷叫,“一期一振你再拿拖鞋抽我脸人家就要生气了哦!”

哦哦哦哦二当家的干巴爹!!!!!

突然白毛眼神一变,不知从哪抽出一柄日本长刀,“哎哟小伙子们不错嘛,今天就让爷跟你们好好玩玩。”

香蕉你个芭拉哟你以为他们都跟你一样脑袋都是豆腐馅儿的吗?!!

“呵呵等的就是这句话,早看你不爽了,一决雌雄吧!”一期一振冷笑着抽出刀,缓缓的吐出一个词,“杂修。”

“是吗那就不客气了鹤丸殿下在下一定会帅气的打败你的!”这是兴奋拔刀的眼罩兄贵。

“……”这是同样拔刀的黑皮小哥。

喂喂槽点太多不知从哪吐起了喂!!弟兄们冷静点这里可是佛门圣地啊!!光天化日之下在佛祖眼皮底下动刀子会被诅咒的吧一定会的吧!!啊啊啊好像有人来了是这里的方丈吗话说那把刀到底是从哪抽出来的啊你们的胖次有异次元空间吗这个设定很中二啊哎马上就要狗带惹家里的咖喱牛肉还没吃完感觉好可惜啊啊啊傻哔你还在逼逼什么啊赶紧趁现在跑啊!!!!

“需要帮忙吗?”

正当我从一脑袋乱七八糟的思绪中冷静下来,吐掉嘴里的烟蒂准备跑路时,一道清泉般干净悦耳的声音在耳边缓缓响起。

丝绸般的冰蓝色长发纷纷扬扬的遮住全部视野,鼻尖缠绕在幽雅的香气中,这个连睫毛都很浅的冰山美人弯下腰来平视我的眼,气质让人联想起雪山深处怒放的莲:“虽然我并不喜欢争斗,但这不代表我会束手就擒。”

下一秒,原本姿态安静娴雅的大美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混斗的三人袭去!

谁也没看清他是怎么动作的,只见寒芒一闪,混战的三人纷纷停下了所有动作,单手撑地的大口喘息着,而始作俑者慢吞吞的收刀归鞘,化作一只春天的小黄莺向我扑来。

“见到你我真的很高兴,”长发及腰的大美人轻轻拥我入怀,晶莹剔透的眼眸漾开层层涟漪,倒映着我此时呆愣的神情,他把头枕在我的肩上,微微一笑,声音仿若包含着无限喜悦,“小夜和宗三还怕我这次也来不及呢。”

“我叫江雪左文字,小夜和宗三是我的弟弟。”

啊…江雪啊……真是个好名字呢,和你那双一直在下雪的眼睛一样。


我叫王大锤,今年26岁,笼罩在这样一个大美人的怀抱里,一向伶牙俐齿引以为豪的我竟然…丢脸的…语塞了…

对不起!!!!粟田口的大佬们土下座!!!我、我给你们安排了更好的戏份……(心虚)

其实现在出场的这个才是振哥的情敌。

前面那俩货是来搞事的。(喂!

作为一群智障中唯一一个正常人,江雪小公举你接下来的追妻路将会异常艰辛……

振哥(阴沉):这不可能,本傲天绝对不承认自己打不过一个娘炮。

江雪(女王笑):杂修。


其实蠢作者还给江雪小哥哥点亮了一个很厉害的金手指…具体是啥…其实已经体现出来了…呃…大概……


ps:其实大锤上辈子是姓东玖世的审神者,(不,并不是东玖世大锤,人家上辈子叫京笙啦,大家闺秀的辣种,这辈子变成了飞机头大花臂的小流氓还改名叫王昭君完全是我个人的恶趣味)和江雪是一对恋人,振哥一直暗搓搓的饭着人家,但因为良好的王子作风并没有挖人家墙角。后来京笙在某一场战斗中等不到支援燃魂挂惹,刀男们没有了灵力支撑也纷纷狗带,转世后除了审神者其他人都带着上辈子的记忆,(所以那把刀其实就是他们本体,能自己幻化的那种,并不是真的有连接着异次元空间的胖次)这也是为啥振哥这辈子占有欲特别强特别黑特别怕人家觊觎大锤,因为他自己就是辣个觊觎人家成功上位的心机婊啊。而江雪小哥哥,他一直都很自责……没错其实人家真的是人品道德修养很好的圣洁高僧啊,不过这些都是番外中的番外写不写完全靠个人心情,至于其他人…我、我还没想好啦……


下、下章是写小污丸(不是错字)爸爸还是虎彻家的金闪闪呢?


评论 ( 33 )
热度 ( 87 )

© 寡人今年五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