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接下来你们干了个爽ಠ_ಠ


第二人称 是你是你就是你√

请自动代入钱棠姜(隔壁那个网红彪悍婶)
说好的多人软妹车(并不
反、反正当时并没有说好是一起来嘛
而、而且也并没有说不能只是外表软妹嘛
掏卡的娃儿们 上车了嘿哟
港真  看完别打我

@日宣  @莫八觉  @银月曜鹰  @缘哔哔  @长情  @不想翻身的咸鱼夏初꧂✧*。 
 @中二是病得治啊少女 还有另一个叫弥生的菇凉不知道为啥找不到了


马格机这么写我看谁特么还再举报我,科科。


第一车·看板狼

饭后,例行开会。
会后你回到房间里,一道黑色的身影猛的窜出来,中间磕了一下,然后顺利的扑进了你的怀里。
呵呵兄台你哪位。
你保持着面无表情的脸打开灯,发现会间缺席的看板狼现在正跪在地上,胳膊死死的抱着你的腰,脸却一动不动的埋进你的小腹里。
哦。原来是三日月宗近。
你当然知道这老流氓夜探春闺到底想来干啥,但太刀的视力并不适合夜战。
说白了就是,他大概忘记了自己很瞎。
不过,因为瞎而摔倒不怪你,趁机动手动脚就很不对了。
于是下一秒你毫不费力将三日月放倒在地,他配合的躺在地上,笑眯眯的看着你对他上下其手。
这老头游刃有余的态度实在惹人恼火,于是你笑眯眯的把手向那不可描述♂的部位伸去。

诶嘿嘿~天♂下♂五♂剑♂销魂的身板哟~~

十分钟后,被你撩得欲火焚身的三日月一个翻身,忍无可忍的向你压去,然后再次被你毫不费力的单手摁住。
这回他的脸色变了。
“诶嘿嘿,说好了我在上面,美人儿你可要配合到底啊~”

于是接下来你们干了个爽♂。(并不


第二车·大包平

大包平听说了你和三日月寝当番的事。
这孩子可能是当初古备前锻刀时缺了点锌导致现在脑瓜子不太好使。
尤其是在面对天下五剑的时候。
总之第二天晚上,你在你的被子里发现了某个应该打上马赛克的家伙。
他支着头侧身躺在榻榻米上,上身只穿了出阵时那件黑色外套,扣子没扣,领口开得极低,脸上泛着两团不正常的酡红,听见你开门的声音,他半眯着眼站起来,然后一把将你咚在了门上!
你的视线不由自主的顺着他的领口一路滑到底——
腹肌不错,人鱼线也很诱人。
头顶的大包平轻笑一声,“女人,满意你所看到的吗?”
……这傻小子又看了什么鬼。
管他呢,反正现在你被挑起了食欲。
下一秒你毫不费力的放倒他,跪坐在他身上,低下头去舔你觊觎了很久的六块腹肌。

大包平还在吵。

大包平还在闹。

大包平还在扭来扭去的挣扎。

于是你单手按住他乱动的双手,毫不犹豫的低下头用高超的吻技征服那张叨逼叨逼惹得你神烦的嘴。
一吻终了,身下的男人终于安静了下来,大包平目光迷离脸色酡红,一副神游天外的表情逗得你忍不住起了更多坏心思。
你勾起他的下巴,直视着他的眼,凑近,然后当着他的面慢慢的解开了衣襟。
大包平的瞳孔随着你的动作一点一点的睁大,良久,他猛的转过头,捂住眼睛,欲盖弥彰的闭着眼睛大声嚷嚷:
“你你你你你一个女孩子家的还要不要矜持了怎怎怎怎么好意思对一个大男人耍、耍流氓———?!”
话说得倒是很正直,如果你的目光不要一直盯着看大概会更有说服力。
呵,口嫌体直的臭小子。
你冷冷一笑,决定让他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耍。流。氓。

不过。
你冲着那个在门口探头探脑的绿色脑袋飞快的比了个中指,并用口型告诉他这礼物朕已收下咱俩的账明天再算现在给我带上门滚。

于是接下来你们干了个爽♂。


第三车·兼桑

“哦,原来轮到你了啊。”
“抱歉。我不会和未成年人发生关系,今晚我去睡隔壁。”
“哎你怎么哭了?”


兼桑,走好。



关于大包平那个梗是婴儿缺锌大脑发育迟缓容易得呆小症(这个并不重要啦


事后。
钱棠姜:
听说大包平把初夜♂献给了我

非常美味
阿里嘎多

大包平:(烟)




看了一下tag

我真的是第一个推倒大包平的女。人。

♪(´ε` )诶嘿嘿~

评论 ( 77 )
热度 ( 233 )

© 寡人今年五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