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啊来啊来亲亲吧

欠了有一段时间的亲亲
3.2虐狗特刊

改了一下标题看上去舒服多了

通篇都是套路
张嘴吃糖吧小仙女们!!

前篇请走

撩汉这边

明石国行

你发誓,明石国行是你见过最懒的近侍没有之一。
“我的卖点就是毫无干劲。别对我抱有什么期待咯?”
长相酷似伏见猿比古的付丧神说完这句话后就自顾自的躺了下来。
虽然并没有对这位懒癌先生抱有多大指望,但你还是感到很不爽。
身为一个近侍,在阿鲁基赶报告的时候撑着脑袋躺在一边偷懒也就算了,最重要的是他竟然还打!起!了!呼!噜!
你放下文书,对那条躺在地上的死鱼发射动感光波。
呼呼大睡。
你站起来,走过去试探性的用脚尖戳了戳。
纹丝不动。
你踹了他一脚。
还是不动。
你蹲下来,把他的头发扎成了两个小羊角辫。
毫无反应。
“……”
你玩性大发,索性丢开文书,骑上他的肚子,俯下身用毛笔蘸着墨在他身上画起了乌龟。
脸上画一只趴着的,脖颈和锁骨可以画一只正在爬的,胸口的带子太碍事了跳过,不过肚子这里可以画一对补上。
你东按按西摸摸,玩得不亦乐乎。
诶嘿嘿,没想到这家伙那么懒,该有的摸起来手感也是挺不错的哎,不知道舔舔会是什么感觉。
你这样想着,俯下身在他肚子上轻轻舔了一下。
然后被人一把提了起来恶狠狠的咬了一口。
你愤怒的抬起脸,张口欲骂的瞬间却被对方堵住了唇。
良久,你终于被放开,头顶的懒癌先生顶着造型奇特的两根小辫,右脸还挂着一只可笑的大乌龟,他右手将你的双手禁锢在头顶,膝盖挤进你的双腿,左手将你的套头毛衣推高到脖颈,语气意味深长。

“真受不了……那么接下来无论发生什么都请不要哭咯。”


鲶尾藤四郎&骨喰藤四郎

……所以说,目前这个状况是怎么回事。
原本你由于担心骨喰失去记忆觉得寂寞,就拉着他一起下将棋,下到一半时却被路过的鲶尾强行打断。
“主上怎么就只拉着兄弟?玩点三个人能玩的嘛好不好?”
于是你只好教粟田口的双子打斗地主。
这一局又是你坐庄。
“哈哈哈哈终于老子终于欧了一把!看我的四带二!”
“……”
“双顺!”
“对K!”
“哇哈哈老子就剩两张了!”
“……QAQ”
妹妹头的付丧神看了眼自家连呆毛都沮丧得耷拉下来的兄弟,然后默默的放出了火箭。
“……”你万万没想到。
“哈哈哈哈兄弟干得好!打三带一怼她!”
“然后单顺!”
“飞机带翅膀!”
“最后一张方块三!!♪”
“……”你捏着最后的对2泪流满面的倒了下去。
“主上输了就要接受惩罚哟♪”鲶尾笑嘻嘻的拿起了马克笔逼近,骨喰则在一旁举起了手机。
“呜呜呜呜呜请换一种方式吧我的脸已经没有地方可以画了!”你顶着山羊胡、熊猫眼和额头上的王字,双手合十,惨兮兮土下座。
“虽然惩罚不能说变就变,不过,对于大将,”
“我们都很喜欢哟♪~”
“嗯。”
粟田口双子相视一笑,各自在你的左右两颊处亲了一下。
“照一张就放过你♪~”
骨喰点点头,配合的把手机调成了自拍。
“咔嚓”一声,你顶着熊猫眼、山羊胡被双子亲亲的瞬间凝固成了定格。
“QAQ这件事你们不许说出去!!”
“好啦好啦”

然而这张照片还是传遍了本丸╮(╯▽╰)╭



莺丸

太爷爷出阵爆了真剑。
你心疼的摸摸刀鞘,一点一点的退下刀拵,涂上滑石粉和丁子油,然后举起在灯下细细观赏起了刀茎。
“真漂亮啊。”你对御物纤细流畅的线条惊叹不已,“听说莺丸有着春告鸟的名号呢,这样不知道能不能听见鸟鸣。”说着你还控制不住的摸了一把。
“……”
“茶梗……竖起来了。”
他从背后贴上来,下巴磕在你的肩膀上,在你耳边轻轻的说了句意味不明的话。
“啊?什么?”
你条件反射地转过头,下巴被人轻轻勾起,对方猝不及防的压下来,给了你一个茶香四溢的吻。
莺丸友成含着你的唇,笑得有点像偷了腥的猫。
见你茫然的样子,他抿抿嘴,心情十分好的给你学了一声鸟叫。

“啾。”

———————————————

一次三把(?)真的不能再多惹
老流氓们就等哀家晚上再来临幸

国服的邀请码21h5bb8uef
有需要的小仙女们自取

评论 ( 83 )
热度 ( 458 )

© 寡人今年五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