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鲁基你的胖次掉了

*有糖,但是有毒
*毒毒毒重要的话说三遍


你举着花洒,面无表情的盯着厕所坑里湿淋淋的一团。
“啊啊啊啊我的胖次啊!!!有人在吗!!!!我的胖次掉进了厕所坑里啊啊啊啊!!!!!”你发出了崩溃边缘的呐喊。
似是上天也不忍直视你的脸黑,在你惨兮兮的扒在门框上学猫叫了许久之后,终于有脚步声传来。

五虎退
“那个、是退酱吗…我的胖次掉进了厕所坑里…能麻烦你……”你向寻喵而来的退酱底气不足的哀求道。
“好、好的。”你听见他用比你更加弱气的嗓音回答道。
几分钟后,一只小老虎叼着一条粉色的胖次轻盈的从门框上落下来。
“爱你哟~退酱。”你开心的搂住他一阵狂蹭。
“我、我也是。”他害羞的躲进了你的怀里。


五虎退(极)
“好、好的。”你听见他用比你更加弱气的嗓音回答道。
几分钟后,叼着一条粉色胖次的巨型老虎一巴掌拍碎了门。


陆奥守吉行
“好嘞。”他在门外爽朗的应了一声,然后递来了一条花里胡翘的兜裆布。(花丸梗


压切长谷部
“谨遵主命。”你听见门外的男人用认真而严肃的声音回答道。
第二天本丸里传出了某主厨满面通红的高举着一条蕾丝胖次招摇过市的八卦。


龟甲贞宗
路过时听见了你的惨叫,热心的表示想要帮忙。
“把那些丁字裤全部烧了,”你听见自己冷酷而严肃的声音说道,“然后滚去长谷部那领一个月的刷马厩。”
“唔嗯~噢~主人~又给予了~惩罚~~”这个人总是莫名其妙就被戳中g点。


和泉守兼定
“……”他无语的回了你一串省略号。
几分钟后,186cm的打刀雄赳赳气昂昂的夹着一团浴巾向澡堂走去。
“喏,东西都在里面了,”他闭着眼睛递给你,嘴里还不忘给自己脸上贴金,“下次别忘了,到时候着凉我可不管,本丸里不是每把刀都像本大爷这么可靠的!”

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堀川国广带着功成身退的笑容悄悄的离开。(手动删除


鹤丸国永
“哇!”蹲在横梁上的鸟太刀跳下来,笑嘻嘻的从袖子里抽出一条棉白胖次,“哈哈哈哈有没有吓一…呃…这可真、真是…吓到我了……”
你木着脸释放了花洒攻击。
……
出阵回来的光忠一进门就看到平时闹翻屋顶的窜天猴湿淋淋的坐在本丸门槛上,一如反常的安静如鸡。
“鹤丸殿下你怎么了?有哪里不舒服吗?”
“……”脸爆红。
姥爷真是出乎意料的纯情啊(划掉)


莺丸
“外面有人吗?”你喊了几声见没人应之后就捂着裆暗搓搓的往外溜。
…然后和从对面澡堂里走出来的太爷爷面面相觑。
“……”
“不要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其实大包平以前也经历过这种事情哦。”茶色头发的太爷爷摸摸你的脑袋安抚道,“过来一起喝点茶吧。”
然后当晚成功的让你留了下来。(手动删除


三日月宗近
礼貌的敲了敲门。
安静的递来一条平四角胖次。
“……”你在心底吐槽了一句我什么时候品味这么差后穿上了貌似过大的平角胖次。
打开门,貌美如花的老爷爷对你笑得春暖花开。
“???”你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真的。


数珠丸恒次
“没关系,我很乐意帮忙。”
难以置信,天下五剑之一的数珠丸恒次居然这么好说话。
你躲在门后面捂着熟透的脸。
天啦噜让佛刀帮忙拿这种东西简直太羞耻啦有木有!
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听见敲门声时你刷的一下打开了门。
“……”
算了反正他闭着眼睛也看不见,你这样想着,在接过对方手上的小熊胖次时还调皮的做了一个鬼脸。
“那个…其实我…看得见哦…”他伸手精准的摸了摸你的头发,低垂着眼睑笑得安静又温柔。


太郎太刀
“是这条吗?”
你抬起头,门框上方的御神刀面无表情的递来一条蓝白胖次。
“……”


萤丸
因为个子太矮没有办法越过门递给你而感到十分沮丧。
“等等我有办法了!”
一分钟后,你看着挂着一条米白胖次的大太刀颤巍巍的越过门框。
“……”


石切丸
半小时后。
“……算了我还是自己出去吧,呵呵。”


实际上听到你的喊声后在恪守本分与忠于职守间犹豫了很久,由于不忍心你着凉最后还是决定去帮你取胖次,然而却因为机动过慢最后人走茶凉。


千子村正
“为什么要穿?”他在外面大声回道,“一起脱不好吗?”
你决定明天的手合番让蜓蛉切再好好教育他的兄弟一下。


并没有一期一振因为他老婆 @鹽漬桃总是开假车(圣洁笑)

因为最近太忙到目前为止都只能写小段子毒害大家请各位辣到眼睛的大佬体谅

感谢小伙伴捉虫!!

评论 ( 103 )
热度 ( 592 )

© 寡人今年五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